入坑新的一塌糊涂的拖延者,不要太期待

© 沐夜
Powered by LOFTER

【shinkuro】呼喊某人的名字

②呼喊某人的名字

在两人没羞没躁的告白日♂后,出现某种新婚夫夫的甜蜜状态。目隐团人人都表示这一对有着高超的秀恩爱与下线的技巧。以团长为首对其夫夫发动技能后更是将其不要脸不要皮的本质发挥到了极致。以至于在hibiya控制不了能力时都无法直视伸子二人。

“所以说啊,伸太郎……”说到一半的话被扼住,kuroha金色的眸子不自在的缩小。又来了。对面端坐着的momo已经换上了【看穿一切】的眼神,嘴角挂着非常甜美及不友好的微笑。

“ku•ro•ha先生,这是第十三次了哦?”橙色短发的少女不满的鼓起腮帮。

“哼,把哥哥抢走了而且在我面前日夜不分的秀恩爱,不要以为昨天晚上我什么都没有听见……”momo...

【shinkuro】小纸条

高中,人生中灿烂美好的年华,伴随着青春期不安的骚囘动,美妙的妄想,以及少年少女们双目交错的瞬间。Kuroha穿着一身黑色高校制囘服滑稽的站在天台外,赤囘裸的向生命嗤笑。

※【不要以为这是什么文青】

但kuroha并不以此为然,他狂傲的迈步在窄窄的石槛上,双臂放纵的挥动,风从敞口的衣领灌入,泛起细小的疙瘩。Kuroha愉悦的俯视着在他脚下走过的人群,歪着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由唇边勾起讽刺的弧度,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条。

稍稍发皱的纸边能看出其主人交给某人时是多么紧张不安。带着少女爱恋心情的粉色纸张被他捏在指尖,用着异常羞耻的语气念了出来:

“致,伸太郎君:请于今日放学后去图书室,我等...

话说每章的南通tag到底是什么鬼啊啊啊啊啊!

以及又入了黑街gangsta【大概是这么拼的

尼沃党不觉的矮子攻可萌?

然而这并不能掩盖我跳票的事实

【shinkuro】26字母【重发,但愿不要吞】

Alone【单独的】


Kuroha在遇见伸太郎之前一直都是一个人,在遇见伸太郎之后也是如此,但他本人却以此为荣


Borsch【俄罗斯甜菜浓汤】


这是在伸太郎会做的,能吃的,除了泡面之外的菜单里,只剩下了被目隐团定下名为【水煮菜】的,只有名字高级的一道汤


Coincide【一致】


伸太郎和kuroha都一致对于momo的喜好持有“呜哇这好恶心”的拒之千里的态度


Dunggeon【地牢】


Kuroha在最后的一次轮回内输的一塌糊涂,终被反杀后沉入了水底。在冰水的包裹下,被温柔的送入了最底端。在破碎的水面上,伸太郎头也不回的影子让kuroha真正懂得了绝望...

喵的然而已经到了7月份

【shinkuro】kef(毒)

“啊——哈,哈……嗯嗯——”

阴冷狭小的地下室里,气若游丝的黑发男子一动也不动的躺在地上,只有几声微弱的呻吟从口中发出,在密闭的空间内延转。

Kuroha觉得这是他漫长生命中最倒霉的时候,代表着终结的时候。身体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弯折,从大脑轰然垮下的理智被冲走,化作本能在四肢末端柔韧的展开。Kuroha毫无意识的向前伸出手,仿佛是想抓住什么不可及之物一般的渴求。苍白的指尖微微颤动,颓废的弯曲起指骨,,及时脱力却还是无法停止震颤。在身体越来越急躁的抽搐中,kuroha似乎体验到了绝望。眼前的暗世界逐渐变得怪光陆离,以黑色为主的大面积色调猖狂的涂抹,在极黑之中,赤色鲜艳到使人眼球刺痛。静的可怕,却又在...

【shinkuro】彼得潘妄想

  • 午睡设定


Kuroha稍长的发梢垂下,触到伸太郎半眯的眼睑上。伸太郎不满的叮咛了一声,偏过了头,躲避了发丝不痛不痒的攻击,便没有了更多的反应。

阳光肆无忌惮的午后,蝉鸣在林荫间流动着放大。在某个私宅拥有者中,顶级的空调设备与柔软的大床以早早的准备好,等待着除去尘腻的人们。柔软冰凉的棉被和爽口的碳酸饮料是绝对的助眠良品,在自然醒的午觉过后,一定是一个充满干劲的下午!

但,前提是独居之前。

侧颊传来手指冰凉的触感,顺着向下的触感滑到血色稀薄的双唇,色气的来回摩擦。伸太郎毫无疑虑的猜到了是kuroha,但却又兴致缺缺的不想分散注意力来阻止这些类似于“调戏”的行为。直...

【shinkuro】告白预行练习

※完全新人,ooc大波妹子一样热情的狂奔而来

※拜博文


01

呐,kuroha。

诶?

出来下。

嗯?


夕阳斜照,走廊内站着的青年看着对面的所他爱慕的人。

其实也并非是【爱慕】,只是不知从何时起,目光就再也无法将其放下。啊,略微不甘心的情愫漫上青年心头,kuroha挑起眉梢,咬了咬下唇。

对面的少年依旧平静,乌黑的眼睛里盛满了不可思议的认真,带着炫目的光彩。即使是浓重的眼圈也遮掩不住少年眼中闪烁的光亮。他缓缓的开了口

“我喜欢你。”

诶?


Kuroha暗金的眼瞳缩小,心跳加快。

伸……太郎?


02

“啊,又是夏...